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来信照登 >> 内容

践行公正司法 彰显为民情怀

时间:2019-10-30 19:03:59 点击: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公平正义是民众对法治的最高期待。坚守初心,肩负使命,以公正司法践行为民情怀,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不仅是理论和态度,更是实践和担当。而防范和纠正冤假错案,是公平正义最直接,也是最鲜明的体现,人民群众抱以最高的关注和期待。“尽管时间已过去3年多了,在前夫起诉我分割离婚财产案的应诉过程中,所经历的一些曲折、迷茫和困惑,犹如刚刚发生过一样历历在目。每每想起,总是如鲠在喉。”10月25日,河南省新乡市延津县女子晓青(化名)致函有关部门反映说。

我叫晓青,女,汉族,出生于1983年5月,河南省新乡市延津县人,高中文化程度,离异,现居重庆,在家是宝妈。2016年8月15日,前夫起诉我分割离婚财产在延津县法院开庭,证据未提供完,打电话通知另一个案子的另一方不要做晚饭赶快来法院接着审,我这里就休庭了。等快要下判决书了,让我把剩下的证据赶快寄过去,我让我的律师寄过去了。十年婚姻什么也没有,房子随我几乎是我娘家人的钱买的,做面条生意的钱也是我娘家人出的(原告雷某兵不说实话,后法院查出来了),这两项的外债共计12万多元怎么算我一个人呢?两个门市的生意不分给价值十多万元。揭某强审判长还强判了我每月1000元的抚养费。

请求根据“(2016)豫0726民初1661号”判决书房子共同财产14071.96元来分,剩下没判给我的一个餐馆棋牌室超市为一体门市生意,另一个面条生意10吨货,房租租金一万元押金2000元退给原告雷某兵。看似我是让原告归还我所得,但我是找延津县法院准确讲是某一人一团人解决事情,让他们在阳光下爆晒,好认清自己的本来面目。

2018年8月15日上午在延津县法院开庭了,突然男书记员接到一个电话出去了,进来一个女书记员。电脑程序都不会用,字又打的非常慢,审判长还要教她怎么保存,浪费时间啊……干脆就是审判长在上面审一段再来书记员桌前电脑里记录着什么。男书记员出去两次进来两次,来把审判长叫走坐车去哪里,被审判长拒绝了。男书记员开后门这两次原被告审判桌子上的资料被大风刮乱一地。突然电停了,前面忙活的全浪费了,下午的事情更离,下午在开庭审吧。

午饭后该我们开庭了,可还在审人家的案子。审判长忙完那一家的案子,准备我和我的原告开庭。又是审判长一人在审判桌子上提问了,再次来书记员位置电脑里打字。时间过得太快了,外面天都快黑了,证据没递交完休庭了,审判长打电话让先前那一起案子的人回来接着审理,让我们在庭审笔录上签字。我的代理人说“我们手上的证据还没递交完”,审判长当时说“拿给她”,我们没拿给她就走了。天黑了赶着急忙回家,稀里糊涂这一天就过去了。

有一天,席某珍打电话来,催我把剩下证据给法院寄过去要下判决书了,我说“证据都在代理人那里,我这里没有”。给人们留下很多遐想的空间。我在庭审现场实话实说,在这里也是讲真话,事情经过就是这样。我也知道判决书下来对我没有什么好处,还是判了我出将近2万元给原告。我想等我挣到钱了都给你――可原告从小缺少物质条件,抚养费上另一个法院执行过我两回。延津县法院这该是个胜诉判了个我给对方钱,还不把该给我的给我,于情于理让人难以理解和接受。

假如当时休庭时,我把剩下的证据给了审判长;假如后来我的代理人不把邮寄证据的编码交出来,谁知道我的判决书是证据没递交完下的,我该怎么办,我该找谁帮我呢?2018年5月7月两次去延津县法院反映诉求,庭长席某珍不但不弥补前面的错,还诱导性提问我问题。魏某山主任指着法院卷宗庭审笔录上我签的字说:“你和代理人都签了字,证据是提供完了。”我们不签名当时审判长休庭不管去审另一家案子,跟着席某珍审理过程往下走。魏某山说“我们法院从来都没有也没有谁收到代理人寄的东西,我可以在法院找十几个人证明没收到寄过来的什么东西”,而且他双手扶着卷宗签字那一页让我用手机拍照拿给代理人看,还指着《面条代理证》序列8没有,也就是证据提供到这剩下的10-11-12等都没有让当庭展示出来大家看。从卷宗里复印一张没有8那张在魏某山手里。我们被告准备十几份证据都是编了码的。这一切通过一部手机郭某云在另一室内监听,我对面有一个执法记录仪只对着我一个人,我坐的椅子位置都是我进来布置好的。我也不傻,我进来之前把我的手机录音也开起了。还是没正面给我个回答,让我这个亲戚劝我妥协,钱都是能挣回来的。我打开我的卷宗写着,由于买房借的钱是亲戚的,不相信我的借款,可我买的实物房子是摸得着看得到啊。雷某兵说给了我15万元,账单明细一分钱也拿不出来啊。你席某珍把房子来共同分给我和原告,叫我自己还债。

2019年1月30日我从北京反映问题回来,分别写了两份材料给席某珍一份,上级信访一份,马上一年要过去了我没等到任何回音。我征信信誉搞坏了,催我还账的不是撕破脸地骂就是次次让法院执行我,我还想给这些人留面子小事化了――我太天真了。

名和利对某些人太重要了,尤其是某些职能部门这样的单位。我有一个半亲不亲的亲戚在某单位是副局长,为了自身利益明里暗里帮着法院劝我就此为止,这样的亲戚不亲也罢,别把我卖了我还替他数钱。我的这个法律服务者(代理人),要多少钱一分不少你的,给你送两回水果我的资料放你那里“啥时候用来拿就是了”,等我真正用时你说“搬家弄丢了,后来又找到了还不接我电话”,你知道我给人家送花生油没给你,你就这样对我,谁还敢请你?2019年北京反映问题回来在延津县法院会议室里,一个男的为了讨好席某珍,朝死里往外拉我――他知道我,而我不认识他。这个事情压我很多年了,能够借贵平台让我把憋太久太久的话吐出来,使我感到些许欣慰。感谢你们! (晓青)

来源:产新网

原文链接:http://www.zgcjxw.cn/show.asp?id=20765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创世纪周刊(www.csjweek.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China a century weekly is a national, comprehensive, high grade information media
    中国で最も影响力の周刊ポータル 百度统计
    .QQ:1193639933,邮箱:1193639933@qq.com 信息产业部备案: 苏ICP备10208397号-1
  • 新闻联盟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