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反腐倡廉 >> 内容

“阴毛部长”——河南开封市原组织部长李森林

时间:2019-11-1 19:17:35 点击: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贡女阴毫笔”三十八万一支】开封组织部长李森林在接受多名男性下属妻子性贿赂时,收藏了三百多名“贡女”阴毛。并且是亲自操剃刀留下!他将“贡女”的阴毛分门别类,以颜色与粗细区分,下面标上每位佳人的姓名,甚至想在日后做一支价值连城的“贡女阴毫笔”。不愧为深入裙中,明察秋毫的好干部!!!

凡是落马的官员,很多都与女人有关,他们凭借权力玩弄女人,已不满足于传统的性爱方式。有的已经到了变态的地步,比兰陵笑笑生笔下的那个西门庆还荒淫,还无耻,还恶心。

曾经有的落马官员在位时有情妇名曰“金陵十二钗”;有的把交媾的感受整理出96本性日记;有的霸占姐妹二人,让姐妹俩在床上比叫床分贝,这还不满足,睡觉还要像婴儿一样含着乳头……

近日,开封市原组织部长李森林被双规了。谁能料到,这个在会议上滔滔不绝做报告的官员,私下里确是一个花仙。他对女色的嗜好,任是西门庆、隋炀帝杨广这样的大官人,都无法与之叫板。据称,这个淫棍收集了300份女人的阴毛。李淫棍在玩够了女人之后,还要亲自操刀箭剃下女人的阴毛,加以整理,以备日后用阴毛做一支毛笔。因此,被称之为“阴毛部长”应该是名副其实,比“脊梁”实在。

李淫棍的癖好是有点怪,更可说是个十足的变态狂。他与这些列队上百的女人交媾之事当是拨冗在饭后茶余或者“外出办事”时完成,如果性事可以如猪狗那样自由公开,或者有西门庆那个时代的自由,或者有隋炀帝杨广的龙椅坐着,这个家伙,不知能玩出多少龌龊作呕的花花样来。一个开封市的组织部长,好色到连皇帝都称臣的地步,怎么想都是不可思议。因为我们的干部,天天都在喊廉政,有空就在背“三个代表”啊。

如果李森林这个组织部长不被“双规”,他的这些花事是不会大白于天下的。也许只有她的女人们会你知我知她知,兴来则交流一番,也可能有李的个别死党会知道个一星半点。

李森林能够把几百个女人弄到床上云雨颠簸,这不是他这个人品种的优良,而是罩在他身上的那个“组织部长”的虎皮。如果没有这张华丽的“虎皮”,恐怕出钱给女人,人家都要掂 量掂量,人中用不中用,再考虑钱接还是不接。有权就能猎到色,就能有女人投怀送抱,看来是真有这嘛事。

组织部长何德何能能在女人堆里挥斥方遒,呼风唤雨,召之即来,呼之即去?原因就是附着在组织部长上的管官权。所以,下属官员要升迁,就得过他这个把门将军的鬼门关。男人想升官除了谄媚和送钱,没有别的好道道,人家就好这一口——专吃花食。爱吃豆腐、红烧肉,你给人再多的萝卜,那也是不成的。怎么办?为了自己的男人升官,做妻子也就想开了,想开了也就不在乎了,不在乎也就随便了。不是说女人不能说“随便”吗?权钱当前,谁还顾得那么多。谁用也是用,又不是太值钱的东东。于是乎,投其所好,察言观色,擦出电光石火,老公升官便指日可待。

一个男人让自己的老婆被人享用,这是莫大的耻辱。但是,官职的诱惑却可以使要官者,坦然起来,觉得没所谓。过去有句话叫“有了银子,要命怎的?”现在可以改成“有了官职,要X怎的?”

窝囊的是,这个组织部长很多时候是光吃放不干活,媾和完了,却不提拔让其提拔的人,让陪他的女人做赔本买卖。甚至提拔也是敷衍,被提拔的职位不如人意。

不知道那些被李森林使用过老婆而被提拔的男性官员,官帽上是不是残留着腥味。

开封组织部长李森林的落马令官场震动更大。

据知情人透露,在李森林被双规后,纪检部门在其办公室搜出大量装有现金卡以及官员自荐简历的信封。

“简历上一般写本人在某某局(县)任何领导一职,希望推荐提拔某职务。”上述知情人表示,纪检部门根据这些简历,曾拟出了一份多达百人的行贿官员名单。女性官员也有不少。

“有相当一部分官员出现在行贿名单中,包括一些够资格的区委、县委现任领导。”知情人表示,此前,在开封官场,买官已成半公开的秘密,组织部长“虽然不能提拔你,但可以让你不提拔”,部分想被提拔的人千方百计讨好组织部长,包括拿钱走关系。

有人说,也从他屋里搜出来九条女人送的内裤,上面有女性娟秀的字迹:“穿上这个,就象我永远被你穿……”上面还有其它话,说不出口。

开封市委组织部一位官员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按照省委组织部要求,开封此次换届中推荐官员年龄限制在40多岁,超过50岁的原则上不再推荐。因此,如何提拔没有污点的官员已成为当下头痛的事。

由于涉及行贿官员众多,如果追究下来,开封官场将处于瘫痪状态。上述官员称,新任开封领导曾就此事与省委沟通过。对于出现在行贿名单中的官员,上头的意思是不提拔也不重用。

除卖官之外,坊间传言,李森林与周以忠交往很深,是周以忠案发后牵出李森林。

他麻拉个比,谁的官不是钱买的,有种站出来!

“让卖官者身败名裂,让买官者“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话,受到许多网民热捧。但是,大家有谁见过卖官者身败名裂?有谁见过买官者赔了夫人又折兵?

就买官者而言,远的就不说了。媒体曾报道,离任前突击提拔百余干部的湖南株洲原县委书记龙国华因犯受贿罪,被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通过报道,我们了解到,在向龙国华行贿的人员中,既有包括时任株洲县粮食局局长的袁上兵、时任株洲县副县长的黄松林、时任株洲县政协主席的陈光国、以及建设局、粮食局、广电局等14个“局”,也有镇、村、开发区、学校。据统计,共有29人涉案。这些人,都曾向龙国华买过官,而且也确实买到了官。蹊跷的是,在这篇报道中,我们只看到龙国华栽了,而那些买官者是否“赔了夫人又折兵”?也许某些买官者过得比谁都有滋有味。

在这里,我不妨提供安徽阜阳买官卖官的案例作为佐证。如涉嫌报复陷害举报人的安徽阜阳“白宫书记”张治安虽然于2009年7月落马了,但数十名向张治安行贿后买得官帽的人却毫发无损,照样作官;又如2007年1月底,震惊全国的安徽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腐败窝案相继作出一审判决,阜阳中院先后三任院长尚军、刘家义、张自民被判入狱。在腐败窝案判决一年后,一些行贿者仍然戴着买来的“乌纱帽”。行贿15次的何涛连任界首市人民法院院长,行贿17次的徐虎坐上临泉县法院院长的宝座,而在阜阳中院三任院长被判入狱后,又被调到市政府法制办公室任副主任!这些现象怎么解释?

就卖官者而言,我也不说远的,去年落马的原深圳市长就是一个典型。此人不仅大肆卖官,买官的气度也非寻常人所能比。据网上的曝料,他为了当上深圳市长,就一气向他的上级领导掷下了数千万人民币。然而,时至今日,许宗衡案查了差不多快一年了,向许宗衡卖官的究竟是谁,我们就连雾里看花都做不到。此人最后能否身败名裂,我们拭目以待。

买官卖官,中国的老百姓见多了,也听惯了,“没有感觉”了。

在地方官场完全腐败的情况下,腐败分子不会让腐败分子“ 身败名裂”,也不会让腐败分子“赔了夫人又折兵”的。

就此事,一纪委书记与河南作家郭一平一席谈,有下面一段话:

那天,会开了半小时,人还没到一半。我说了几句难听的。下面可就有人嚷嚷了。会场收拾不了。我气得大喊几声:你要说话,站出来说,我看看你的官是不是花钱买的!有种你站出来呀!登时,会场静下来了。你郭一平想想,一个县委书记在一个穷县还能收钱上千万,一个县里能有几个破单位,由此可以想见买官的人有多少。我敢肯定,在地方,官都是买的,大部分是用钱,也有人是用女人买,如果是女官员,就用身子换。你对人家没有好处,这官要能让你干,那就翻天了!为啥腐败分子边腐败边升官,许多人不明白,其实很简单——你不腐败不让你升。你腐败贪钱了,再送给上级送钱,你自己也能得钱。上级就提拔你了。现在地方官场,之所以禽兽多,拿老百姓不当人,其原因也在于此。

不腐败,当不了官,更升不了官。真正的老实正直有才能的人,你不可能当上官,更不可能升官,说错话了我不是人。谁不承认这个事实,更是禽兽——只有正视现实,说真话,才利于惩治腐败,还天下太平,建设和谐社会。你想想,河南漯河市三任市委书记,都因为卖官和腐败而落马,安徽北部18个县的县委书记都是因为卖官而落马,三门峡市官场集体腐败卖官,开封组织部长卖官,南阳官场卖官,徐州市委组长卖官……。在这些地方,花钱少还买不来官,不花钱能当上官?谁的官不是钱买的,不是他妈比出来的玩艺儿。

现年54岁的李森林,在今年6月11日的市委全体会议上,被省纪委人员即场宣布将他“双规”,并且带离会场,让与会人员顿时目瞪口呆,面面相觑。在李被带走前,当地市长周以忠亦被省纪委带走、市委书记刘长春更被免职。由于有传出这场政治风波与房地产开发有关,故多名地产商更逃到海外暂避风头。

按颜色、粗细分类,李森林曾希望用收藏的毛发,造出一支价值连城的“贡女阴毫笔”。

掌握官员提拔、升迁大权的李森林涉及大规模受贿。办案人员在其办公室搜出大批提款卡、官员自荐简历,事件涉及逾百人。据悉,这些官员希望继续升职,于是便用钱讨好李。不过,当地民间的传闻更加精采。多名民众称李落马除涉贪之外,亦涉及乱搞男女关系。据称,不少官员为求升官,除倾家荡产贿赂李外,同时还将妻子当成“贡女”,向他进行性贿赂。

据悉,李森林对床笫之事有特别癖好,就是收集女性的阴毛。每当妇女与他翻云覆雨后,他都会拿出剃刀,亲自操刀留下女性毛发。当地民众更称,李做事有条理,他不但将毛发一份份包好,写下佳人的姓名,更会按颜色、粗细分类,十分变态。有人更引述李称,他将毛发逐一收藏,是要让日后“便于查询”,也让他容易寻回与某一佳人的回忆。

当地民众又透露,与李森林有染的女子除有人妻,更包括当地的美女公务员,他的「终极心愿」就是要用他的珍藏毛发,制成一支“贡女阴毫笔”。

可是,不少与李森林有染的女公务员,或将妻子“进贡”的男公务员,不但未获提拔,即使有人升职亦未如人意,去年便有上百人拿着用过的安全套、内裤,向纪委提告,更有男公务员拍下妻子与李的性爱片段,交予纪委。当地民众称,李出事是早晚的事。

起先我以为搞错了,看到许多贴子把原开封市委组织部长叫做“阴毛部长”,以为是阴谋部长的笔误,看多了后,才确信没看错。至于为何叫“阴毛部长”,得从开封市市长周以忠被有关部门“双规”说起。

今年5月15日,星期天。开封市召开城市数字化管理会议,参会人员有开封市长周以忠以及城建规划部门负责人,会议一直开到下午6点半多。

接近7点时,周以忠被通知赶到位于开封市开发区的五星级酒店开元名都大酒店。周刚到酒店,在此等候的省纪委负责人宣布对其实施“双规”,随后周以忠的司机及秘书也被带走。

开封市官场“地震”由此引发,开封市陆陆续续有更多官员相继落马列。6月11日,开封市委召开常委会议。会上,河南省委派员当场宣布,对开封市委组织部长李森林实行双规,随即将李带离会场。与会人员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来自凯迪网的消息说,早在去年,就有上百位女性因李森林部长“不讲信用”,一直在上告,上百位女性拿着使用过的安全套、内裤,甚至还有拿着与李部长床上“激战”的视频向纪委举报......都无果而终。李部长最终落马是受周市长牵连,有人说是周市长供出了李部长。

李森林被双规,当然主要是因买卖官帽、贪污受贿,但网上热传的却是这三条:1、李部长暂时破了一项纪录,居然和三百多位妇女发生了性关系,其中不少是他的女下属;2、也有李部长的男下属将自己的漂亮妻子贡献给部长大人享用,李部长一一笑纳,这叫收受性贿赂;3、最出奇的,是这位李部长竟然收藏有几百位女性的阴毛,且都是自己亲自操刀从女人身上剃下来的。这比原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收藏沾有分泌物女内裤,要大胆和有创意得多。同时,李森林也因此获得了“阴毛部长”这顶桂冠。

不愧是长期从事组织工作的官员,据说几百份阴毛按不同颜色、粗细被李部长分门别类,标上了姓名,很有条理。其实,早就有懂点内幕的本地人给过李森林部长高度评价,说他是一位在狠抓女人“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上卓有建树的官员。

让一位如此变态的流氓当组织部长,真的造孳了开封市众多争取进步的女官员。在买官卖官已成潜规则的官场,女干部怎么办?用自有资源委身领导,既省钱又省事,何乐而不为?原杭州副市长许迈永、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等,都是这么征服女下属的。

庆幸李森林部长落马了,否则不知还有多少要求进步的漂亮女性遭难。随着案件调查的深入,相信李森林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不过眼下,这位“阴毛部长”还是给许多富于想象的人们留下三点疑问。

第一点,部长大人对女性阴毛为何如此钟情,莫非部长先生是为了制作狼毫,用来书写春秋,抑或批阅文件?或者给制笔行业凭添一个毛笔新品种?

第二点,在开封市这次官场大地震中,有关部门会不会根据李森林部长精心留下的阴毛标本,给现任女于部来个对号入座,进而对以性贿赂或者叫“日后提拔”的女干部,和通过妻子献身获取官职的男干部作出清退处理?或者,怜香惜玉,算了?

第三点,几百份女性留下的阴毛标本中,估计有一部分是官迷心窍的丈夫首肯妻子奉献的,更多部分可能是在丈夫不知情的情况下女干部偷偷奉献的,不过妻子的阴毛丢了居然没被发现,这个丈夫当得也太粗心了。如今真相大白后,这些家庭会不会引发“地震”呢?这是建设和谐社会不能不考虑的问题之一。

笔者认为,李森林部长收藏阴毛是个怪癖,是一种极端变态的行为。对通过性贿赂获取官职的干部必须严肃处理,不能手软,此风已到了非刹不可的地步。至于由阴毛引发的家庭“地震”,有关方面该不该安抚,笔者就不好怎么说了。

官场现形的发展,丰富了小说的创作题材,要是李宝嘉先生在世,恐怕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创作冲动。

我们曾经听说过有干部写96本性日记的怪事。我以前一直搞不懂一个问题;和不同的女人上床,这是男人的生理天性,干部也是人,权力到位后不干这些事情确实不太现实。可这些常人很难想象的性怪癖是什么造成的呢?共享情妇,写情妇日记,情妇团队管理,现在又出来一个攒阴毛的伙计。为什么这些性怪癖频分地发生在干部身上呢?这个普遍现象可怎么来理解呢?这个李森林先生让我看到了一种解释。压抑!在超出常人的心理压力下产生了性心理变态!

李森林的300份阴毛是哪里来的?那是他的男性下属把老婆贡献给他玩得来的。听明白了,是下属贡献老婆!这种事儿以前我们听说过,这次再次听说,这说明贡献老婆已经不是个案。这个爷们搞了300份阴毛,说明这种行为在官场已经非常普遍!300份啊,也就是300个中层干部把自己的老婆给贡献了!假设这个部长大人是一个得物办事儿的诚实人,他满足了2/3的贡献者,那就是200个干部升迁到高级干部阶层。如果我们把这个现象扩大到全国,每一个爬上去的高级干部,有相当大的可能在向上爬的过程中贡献过老婆!

这产生了两个严重问题;第一,一个为了获得权力把老婆都贡献了的男人,他承受多大的心理压力啊!在这种压力下心理不变态是不可能的。那么这种人一旦到了关键岗位,他能饶了他的下属吗?一般不会,他要把自己的耻辱找回了。起码让那种耻辱不再是耻辱。也就是说他要逼迫所有人献老婆。他要把献老婆变成一种官场文化。也就是说这种贡献老婆的官场文化将延续下去,直到人人心理变态,人人把老婆贡献给自己的上级玩弄。整个官场变成清一色的绿帽子!第二个问题更严重,一个为了权力如此变态的男人,一旦他得到了权力,他能放权吗?他的一生除了权力估计再也没有任何其他可以追求的东西。爱情没了,家庭的温暖没了,睡在一个与你上司狂欢过的女人身边,你有温暖的家庭感吗?人格没了!这种人你和他谈民主,劝他搞权力制衡?喔!我担心他敢把你当场宰了,把你心甘掏出来吃掉!

我说那些谈民主的老少爷们,咱们有办法应对这种局面吗?咱们谁有和一帮子绿帽子、心理变态者谈民主,谈制衡的经验?我完了,这活计我干不了。看来得找熟悉太监文化的李莲英九千岁了。我说那些还没有变态的共党高级干部,你们听到这个阴毛部长的故事,难道一点反应没有,一点没有紧迫感?那你们可是呆逼呀!晚了就全变成阴毛部长,阴毛常委,阴毛中国了!

这个李森林先生让我看到了一种解释。压抑!在超出常人的心理压力下产生了性心理变态!李森林的300份阴毛是哪里来的?那是他的男性下属把老婆贡献给他玩得来的。听明白了,是下属贡献老婆!这种事儿以前我们听说过,这次再次听说,这说明贡献老婆已经不是个案。这个爷们搞了300份阴毛,说明这种行为在官场已经非常普遍!300份啊,也就是300个中层干部把自己的老婆给贡献了!假设这个部长大人是一个得物办事儿的诚实人,他满足了2/3的贡献者,那就是 200个干部升迁到高级干部阶层。如果我们把这个现象扩大到全国,每一个爬上去的高级干部,有相当大的可能在向上爬的过程中贡献过老婆!

这产生了两个严重问题;第一,一个为了获得权力把老婆都贡献了的男人,他承受多大的心理压力啊!在这种压力下心理不变态是不可能的。那么这种人一旦到了关键岗位,他能饶了他的下属吗?一般不会,他要把自己的耻辱找回了。起码让那种耻辱不再是耻辱。也就是说他要逼迫所有人献老婆。他要把献老婆变成一种官场文化。也就是说这种贡献老婆的官场文化将延续下去,直到人人心理变态,人人把老婆贡献给自己的上级玩弄。整个官场变成清一色的绿帽子!

第二个问题更严重,一个为了权力如此变态的男人,一旦他得到了权力,他能放权吗?他的一生除了权力估计再也没有任何其他可以追求的东西。爱情没了,家庭的温暖没了,睡在一个与你上司狂欢过的女人身边,你有温暖的家庭感吗?人格没了!这种人你和他谈民主,劝他搞权力制衡?喔!我担心他敢把你当场宰了,把你心甘掏出来吃掉!

我说那些谈民主的老少爷们,咱们有办法应对这种局面吗?咱们谁有和一帮子绿帽子、心理变态者谈民主,谈制衡的经验?我完了,这活计我干不了。看来得找熟悉太监文化的李莲英九千岁了。我说那些还没有变态的**高级干部,你们听到这个阴毛部长的故事,难道一点反应没有,一点没有紧迫感?那你们可是呆逼呀!

原文链接:

https://www.kstuotian.com/lishi/9728.html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创世纪周刊(www.csjweek.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China a century weekly is a national, comprehensive, high grade information media
    中国で最も影响力の周刊ポータル 百度统计
    .QQ:1193639933,邮箱:1193639933@qq.com 信息产业部备案: 苏ICP备10208397号-1
  • 新闻联盟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