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新闻 >> 内容

一边是长(江)日(报),一边是财新

时间:2020/2/26 19:05:16 点击: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当日本举全國之力支援我们,当东瀛救援物资一批批抵达W汉和我们其它城市,当谦卑有爱的东瀛人以他们祖先一句感动鉴真东渡的“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来含蓄深情优雅地表达友谊、以我们祖先的“岂曰无衣、与子同裳”既抒发一衣带水有难同当的情谊又向我们的文化致敬,长日发表评论文章,酸不溜丢说什么“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残忍的”。

自己大难临头之时却离间友情,别人雪中送炭之际却恩将仇报,长日蠢得不合时宜,坏得感天动地。

当时代的灰烬落在武汉人头上,白天黑夜都能听到普通人不堪重负的呻吟,当武汉各行各业的勇士尤其是医护在一线客服种种困难与病毒奋战,长日旗下的融媒汉网发文,眼泪汪汪感叹《市长何错之有,为何不多给他暖暖心》。

流错了泪也暖错了心,长日再次让人寒了心。

当武汉市民肖贤友因患新冠肺炎离世,长日干出了更离的事,他们把肖大哥的遗书给删改了。肖大哥写的是:“我的遗体捐國家,我老婆呢?”长日的报道是“病危时战战巍巍写下‘我的遗体捐國家’,歪歪扭扭七子遗书让人泪崩”。明明是于国有义于妻有情的11字遗书被改成了7字遗书,少了那4个字,肖大哥缠绵的情给灭绝了,只剩下空洞的义。

                (肖贤友的遗书和与妻子最后聊天记录)

一个男人爱自己的国和爱自己的妻矛盾吗?故意删去一位逝者对妻子的爱,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吗?长日的三观该有多扭曲?

为什么我称他们为长日?因为他们真是污染了江也侮辱了报,只剩下一个日,外加一个长。

媒体啊,怎么能堕落成这样?还好,还有财新。

财新独家采访了管轶,让大家听到了一个不同的声音。财新独家采访了李文亮,让大家在李医生走之前就认识了一个有血有肉的平民英雄,记住了“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能只有一种声音”。财新在意普通人的生生死死,他们对武汉福利院老人因新冠肺炎死亡的关注报道,让一丝光亮照进了老人院这个被遗忘的角落。

20日,财新记者曹文姣报道说“武汉养老院现多例疑似新冠感染”,遭遇官博武汉发布辟谣。

24日,财新曹文姣发出独家跟踪报道“两月来,华南海鲜市场附近福利院发生连续死亡”,依据调查资料将2019年12月23日至2020年2月18日间19位福利院老人的死因列表注明。能打脸谣言的唯有真相,这篇报道发出,我分明看到了某些人脸上的五道红杠。

                 图为财新记者曹文姣根据调查资料整理

普利策说:“倘若一个國家是一条航行在大海上的船,新闻记者就是船头的瞭望者。他要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观察一切,审视海上的不测风云和浅滩暗礁,及时发出警告。”媒体皆如财新,我们才能躲过暗礁和风暴。

刘墉说:“一颗热心,一双冷眼,一双勤快的手,两条忙碌的腿,一个自由的心灵境界,这才是记者。”记者皆如曹文姣,那才不白瞎了记者的称号。

要脸的,都学着点吧!千万媒体,不能只有鹤立鸡群的财新,千万媒体掌舵人,不能只有凤毛麟角的胡舒立,千万记者,不能只有屈指可数的曹文姣。

另,有篇很火的短文说财新是条真汉子,这个说法值得商榷,财新掌舵人和报道老人院事件的记者曹文姣都是女性。汉子女子都是人。为什么媒体人要说人话?因为我们是人。说财新是条真汉子,不如说:财新的编辑记者,我敬你是个人。

文章已于2020-02-25修改。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dndhf justiceforall。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创世纪周刊(www.csjweek.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China a century weekly is a national, comprehensive, high grade information media
    中国で最も影响力の周刊ポータル 百度统计
    .QQ:1193639933,邮箱:1193639933@qq.com 信息产业部备案: 苏ICP备10208397号-1
  • 新闻联盟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