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来信照登 >> 内容

一位援鄂医生的真实倾诉:别叫我英雄,受之有愧

时间:2020/4/10 21:53:41 点击: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一位援鄂医生的真实倾诉:别叫我英雄,受之有愧。

2020-04-09 21:15

你们温暖过我,也温暖过,这个世界。

整理 | 晓子君

来源 | 零度优雅(ldyywx)

一位援鄂医生,讲述了她在武汉一家医院工作41天,平安归来之后,对“接受高规格待遇”的受之有愧。

她说,她只是尽了一个医生应尽的职责而已,“英雄”这个至高称谓,受之有愧。“有一些人,没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没人关心他们,但他们一样走在生死边缘。如果医务人员是‘英雄’,我希望,他们也能让人记住,他们也是‘英雄’。”

以下,是这位医生的自述。涉及医生隐私,本文不具名址,亦不配医生图片。

01

医院发出通知那天,我在休假。

主任在科室群里说:“医院援助武汉有8个名额,分到咱们科室有两个。”

我没有回复。

二宝还不到一岁,还不会叫妈妈,老公刚刚做了一个小手术在休养,家里的事,里外都需要我忙,说实话,看到主任的通知,我第一反应是:我不主动报名,但如果组织需要我,点了将,我会无条件前往武汉。

有两个同事很快回复,主动请战。

其中,有一个同事是聘用合同工,她希望能有更好发展,主动请战不难理解;另一个同事和我的情况差不多。

挺惭愧的,纠结要不要主动报名时,主任来电话了,征求我意见。电话里,他强调了我业务能力强。

我没有犹豫,表示会克服一切困难,前往武汉。

我写下请战书,签下生死状,和医院另几名同事一起,前往省城,跟来自省内各地医院的同行集结,坐飞机前往武汉。

02

我是第一批援鄂医务人员,被分配到武汉市一家医院参与新冠肺炎的救治工作。

情况,比我想像中要严重很多。那些场面,就像打仗。

不想过多描述疫情暴发高峰期,病人一床难求,以及临死前的凄惨。有一个事实是,一些媒体高调宣扬的“医务人员防护装备严重不足”,只是个别医院存在的现象。我所在的医院,医务人员的防护设备,是齐全且充足的。

相反,我注意到,那些和我们同在一线从事清洁工作的工人,防护设备还没有我们的好。仅我所在的那家医院,因为防护不到位而感染新冠肺炎的清洁工,就有好几个。

有一个清洁大妈,在我值晚班时来到我的临时办公室,给了我一包方便面,然后怯声问我:“你们用的那种防护品,我能不能买到几套?”

她解释,她是一个公司临时招来的,被分到医院的重症区做清洁工,公司统一配发了防护设备,她担心口罩和护手套等反复使用会增加感染机率,想备一些专用的防护品。

我送给她几个口罩和几双手套。

交流中,得知她是滞留在武汉的外地人,因为封城回不了家,她和丈夫看到有公司招临时工,分配到医院做清洁工,每天有600元报酬时,就报了名。夫妻俩分别被分配到两家医院上班,专门负责医院的垃圾清运。

03

身为医务人员,在一线和感染者打交道,你们从新闻上看到我们工作时的苦和累,都是真实的;因为穿着厚厚的防护服,长时间不能上洗手间,生理期血尿混和一起,也是真实的;长时间戴着口罩,脸上勒出血痕,也是真实的。

但是,清洁大妈们累了,就蹲在医院过道的角落睡觉,也是真实的;

他们没有厚厚的防护服,活动的范围却在重病感染区,也是真实的;

他们没有住高档酒店的待遇,也是真实的。

那些天,打开手机,满屏都是对医务人员的至高称赞,但媒体对那些干着最脏的活,冒着同样风险的底层人,鲜有报道。甚至,他们承担的感染风险比医生更高,因为他们不是专业的,更没有医生懂得如何自我保护。

说句心里话,我很失望。

想起我的同行,写的一首诗,很有感触:

请不要给我花环,不要给我掌声

也不要什么工伤、烈士,几等功

来武汉,我不是来欣赏樱花的

也不是来风花雪夜、接受吹捧

只想疫情结束能安全回家……

如果可以,请你们去看看

那些灭顶的家门,是否升起了炊烟

火葬场那些流浪的手机

有没有找到主人

04

在武汉期间,很多故事令我感动。

我们住的酒店,离医院不远,最初来的那些天,是没有通勤车的。令人感动的是,有一天下班后,有武汉志愿者在医院门口等我们,车上写着标语:接白衣战士专用车。

那一刻,我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后来才知道,这些人,都是自发组织,免费接送我们上下班的。

还有人免费给我们送餐,我们甚至都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同事和我说,武汉人懂得感恩。

我认为,我看到的清洁工、志愿者、运尸人,这些我们叫不出名字的人,这些和我们一样决战疫情的人,他们的付出,不是为了让我们感恩的。

就如我来武汉,并不是为了让武汉人感恩于我,我只不过是在执行岗位职责。相比之下,那些冒着风雪,凌晨还奔波在武汉空冷的大街上的志愿者们,那些拿命博一份收入的清洁工、运尸人,他们干的却是额外的工作,他们何尝又不是在为武汉拼命?

05

在武汉工作了41天,我们第一批援鄂医务人员踏上归途。

大巴从酒店驶出来,武汉交警以“最高礼遇、最深敬意、最佳形象”护航我们返程;

路边,群众挥手致敬。

场面真的好感人,大家都哭得稀里哗啦。

回到家乡,刚下飞机,家乡的交警同样以“最高礼遇、最深敬意、最佳形象”护航我们回家;

路边,群众同样挥手致敬。

场面一样感人,大家一样哭得稀里哗啦。

我也哭了。

武汉人民十里相送,家乡人民夹道欢迎。

抗疫期间待遇提高两倍,全国多地景区免费让我们游玩,部分酒店免费让我们入住,而且,我们还被称为“英雄”。我很欣慰自己是一名医务人员,得到了应该得到的尊重与厚爱。

06

在家乡酒店隔离期间,情绪慢慢平复下来后,不知怎么的,我的脑海里反复浮现出的,是在武汉经历的那些人、那些事。

那些清洁工们,回家了吗?他们的归途,又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那些无偿接我们上下班、为我们提供免费餐的志愿者们,他们回家了吗?他们的归途,又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那些在白天和黑夜忙着搬运遗体的运尸人,他们回家了吗?他们的归途,又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我翻出那个问我要防护品的大妈微信,问她回家乡了没。

她说,还没回,年前来武汉,就是来为老公看病的,没想到遇到疫情困了这么多天,等几天带老公看病住院。

她还跟我说了个事。

公司结算时,只按200元一天给她算工资,并不是招聘时承诺的600元一天。我的心堵得难受。

想想,真是悲愤。我们医务人员,援鄂归来,是临时工的可以马上解决编制,而那个清洁大妈,却连承诺的工钱都被黑掉一大半……

07

在媒体的聚光灯下,我是战疫英雄;

在媒体人的笔下,我不计报酬,我不论生死。

我,一名医务人员,因为恪尽职守,被宣扬“悲壮出征”。媒体聚焦下,我成了光环人物。

真的想说声抱歉。

这份荣光,我受之有愧!

医生拿命救武汉,因感染牺牲在岗位上的,被评为烈士,值得表彰。但有多少非医务人员,每天都在重症区域清理卫生,每天都在无偿为我们提供暖心服务,每天都和感染治疗无效死亡的遗体零接触……他们当中,有多少人感染了新冠肺炎,又有多少人因为感染而去世?

这是没有数据的。即便有数据,也是不会被评为烈士,受到表彰的。

真的想说声抱歉。

这份荣光,我受之有愧!

我们在灾难中冲锋在前,人们选择性地忘记我们本来就是从事这个职业的,就如:消防战士在灾难中冲锋在前,拿命守护岁月静好。

是不是,欠了那些消防人员救火归来的十里相送、夹道欢迎?

是不是,欠了那些默默无闻的清洁工归来的十里相送、夹道欢迎?

是不是,欠了那些不留名不为名的志愿者们归来的十里相送、夹道欢迎?

如果压根不欠,那么,我凭什么要享受这样的荣光?凭什么接受如此礼遇还能自豪?

08

我想说:

我确实为武汉拼过命,我曾8小时没上洗手间,曾5小时没喝一口水,也曾昏倒过,至今因为戴口罩脸上还有印痕……配得上高规格的欢送和迎接,配得上鲜花和掌声,配得上组织上的表彰。

但我必须强调一个事实:我是一名医务工作者,我的职责就是治病救人,就如消防员的职责就是救火救人。

疫情已经控制住了,武汉也迎来了曙光,那些清洁工、运尸人、志愿者们,回家的回家,留下来的还在继续战斗。可是,谁会关注他们的命运?谁又在意着他们?

他们,就像一粒粒尘埃,淹没在“十里相送、夹道欢迎”的光环之下。但在我看来,他们才是最有资格得到表彰的人。

谢谢媒体对我们的尊敬和赞赏,谢谢组织对我们的厚爱。

但我更希望,媒体能够把镜头,对准那些在灾难中为了拯救一个个生命而默默付出的人。他们的职业并不是医生,但他们面对的危险程度并不亚于我们,甚至因为非专业,比我们更危险。

我希望,祖国在为医务人员奋战疫情考虑各种福利的同时,也能想到成千上万个清洁大妈。我认为,他们更不应该被遗忘。

这就是我想说的真话,也是心里话。

我不希望在听到谁叫我英雄的同时,那些同样为武汉拼过命的底层人却被忽视了。所以,我认为,英雄的称谓,让我受之有愧!

以上所有,仅代表我个人的观点,不代表同行的观点和立场。

最后,谢谢接送过我上下班的志愿者,谢谢那个给过我一包方便面的清洁大妈。你们温暖过我,也温暖过,这个世界。

☀本文选自 零度优雅(ID:ldyywx),作者: 晓子君,资深媒体从业者,零度优雅是他的后花园。这里有活在底层里的欲望和坚守,有人性撕裂下的爱恨情仇。他写世情,道尽人间沧桑;他写人性,让人灵魂战栗;他写疼痛,如春风化雨。灼见经授权发布。

原文来自搜狐:https://www.sohu.com/a/386724048_574698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创世纪周刊(www.csjweek.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China a century weekly is a national, comprehensive, high grade information media
    中国で最も影响力の周刊ポータル 百度统计
    .QQ:1193639933,邮箱:1193639933@qq.com 信息产业部备案: 苏ICP备10208397号-1
  • 新闻联盟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