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 >> 内容

哈尔滨呼兰:村书记联合一企业 私挖鱼塘致70岁老人尸骨难眠(转)

时间:2020/5/16 15:25:35 点击: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村民王树义被淹死的鱼塘)

2020年5月11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沈家镇大罗村村民71岁老人王树义尸体被二个儿子埋葬。此时距离王树义在大罗村村书记、村长王广良(绰号王大柱子)在耕地上私挖的鱼塘里淹死和被发现、打涝已过去已近28天时间。

4月10日,村民王树义失踪,5月8日,被村民发现淹死在村书记、村长王广良在耕地上私挖的鱼塘里。

王树义的死再次引爆了村民们对王广良的不满和热议。一些大罗村村民称,王广良在村里豪横习惯了,不但与国企联合霸占村集体土地,还联合社会闲散人员对不听从其意见村民随意打骂,生活作风奢靡。这次村民王树义被下葬,不但一分钱没有赔偿,他连面都没有露过一次。

联合国企霸占村民上千亩土地

2012年6月份,正当庄稼长势正好之时,时任大罗村党支部书 记的王广良与哈尔滨水务投资集团(下称:哈尔滨水投)勾结在一起,打着"万顷松江湿地,百里生态长廊"重点工程,"旱改水"建设高标准基本农田的旗号,动用大型铲车把即将成熟的1200余亩玉米地毁掉,之后开始不分昼夜取土卖钱,形成巨坑。为了堵住村民之口,其以每年每亩700元至1000元不等的价格买断了村民土地承包权至2027年12月31日。



              (土地租赁合同)

村民们称,大罗村仅卖土方得款就2800余万元,但卖土款却去向不明。然而"旱改水"建设高标准基本农田根本没有实施,租用农民土地只是为了取土卖钱,900多亩良田撂荒2年,取土后无法在进行耕种,损失价值无法估量。

对此事,中 央广播电视总台焦点访谈栏目曾经进行了曝光报道,在媒体不断跟踪报道的下,有关部门给予52人党内警告处分。而作为实际破坏农田、卖土挣钱的王广良只是受到党内警告处分,暂时停止了村书记工作。两年前,见风头已过,王广良又东山再起,重新当上了村书记,而且身兼村委会主任!

在焦点访谈对此事进行报道后,有媒体就王广良如何处理问题去呼兰区纪委进行询问处理结果,呼兰区纪委给出的答复是内部处理,不方便对外公开结果。

大罗村毁地千亩的问题被曝光后,迫于压力,哈尔滨水投将原先毁掉的300亩地重新取土平整,但是,用来"回填"的土却是从附近的另一块良田里挖来的。村民们认为,这样做的结果是不仅原来被毁掉的土地难以恢复,而且另外一块良田又遭到了毁灭。



              (荒废的大棚)

大显神通 政府4000万元项目落地问题土地后撂荒

谈起村书记王广良的从"政"史,大罗村在北京从事物流生意的同行们无人不知。

王广良原本是在北京从事物流生意,生意做的不大不小,也没挣到钱,但是因为原呼兰区某领导来京考察,王广良陪侍其一个星期后,就发生了惊天的逆转。江湖盛传这样一个爆料:王广良在北京的生意失败后,灰溜溜的回到大罗村,之后通过时任呼兰区某领导介绍,认识了哈尔滨水投公司领导,在某大酒店吃过一顿饭后,王就将原本属于高家村的所谓旱改水项目抢到大罗村,其实是以租地之名,行卖土之实。这些涉嫌严重腐败的问题到底是真是假,笔者不能妄加论断,只能期待纪检、监察部门的调查核实。但是种种迹象表明,王广良之所以能干出来那么大的事,却没有受到严厉的处罚,其幕后一定有很不一般的靠山和背景。

2017年,在哈尔滨水投将土地平整后,王广良又通过他在呼兰区的关系网,将政府4000多万元的扶贫"生态大棚"项目拿到这块土地上实施。然而在花费了几千万元建设了150多个蔬菜大棚、套取了国家专项资金后,因为大棚建设标准太低、质量太差无法进行实际耕种,三年来一直处于撂荒状态,许多大棚已经坍塌、损坏。



             (耕地上的扶贫养殖项目)

同时,王广良将养羊、养鹅等扶贫项目都嫁接到属于哈尔滨水投租用的农民这块土地上实施,在从政府部门拿到巨额专项扶贫资金后,只给大罗村119户贫困户每户1000元现金,而有的贫困户只分得了20只鹅、几只羊。最终,因为村书记私自在耕地上挖了鱼塘养鱼,才导致村民被淹死。

王广良还将一块900多亩的土地以每年55万元的价格租给高家村"铁柱子"耕种。

"这块地不是哈尔滨水投公司租的,怎么成了村书记王大柱子的自留地呢?所有的政府扶贫项目都拿到这块地上实施,在原有的耕地上修建房屋,这明显是联合国企个别官员在侵占国企利益,同时套取国家扶贫资金。"村民们愤怒的说。



          (村书记"皇宫"般的家与隔壁村民"贫民窟"住房)

豪横村书记生活"奢靡" 涉雇凶殴打村民

王广良利用职务便利,强行征收国家早已免除的"三提五统"。村民付国军只说了国家都已不要了你咋还收,就被王广良从呼兰区调来的20多个打手围在家中一顿暴打,付的老婆膀子被打掉,住到呼兰区医院,王广良又追到医院高喊:"不出院从楼上给扔下去!"无奈的付家只好出院回家。

然而时至今日,在"打黑除恶"的专项行动下,当地公 安 机 关 也未对进村打人的20多不明身 份人员和幕后雇 凶人员进行调查、处理,给村民一个交待。



            (村民签名)

王广良在大罗村花费100多万元修建了自家房屋,房屋内部装修奢华。他家的房屋与邻居家的破旧住宅形成鲜明的对比,村民们说:"一个像皇宫、一个是真正的贫民窟"。



             (停在村书家院子里的保时捷卡宴座驾)

同时,村书记王广良日常出行也高调异常,开着一辆价值130多万元、车牌号黑A G508S的保时捷卡宴。村民们还提供称,王广良在河北固安有价值360多万元的别墅一幢,在呼兰区滨河新区10 单元有一处价值200多万元的门市房;在滨河新区有一处价值80多万元的住宅,此住宅光是内部装修就花了30多万;他在呼兰区明达小区还有一处价值80多万的住宅。

一个村书记如何才能拥有如此多的巨额财产,明显超过他的实际收入,明显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自2019年6月10日以来,现任或曾任职哈尔滨市呼兰区的14名官员密集落马,而这些官员均被指为黑 社 会集 团充当保护伞。落马的朱辉曾任呼兰区委书记,于传勇曾任呼兰区长,孙绍文曾任呼兰区政 协 主 席。其余官员长期在呼兰区环保、住建、城管、国土、税务部门担任一把手正职或副职。

一些村民说,这些落马的官员或多或少都与村书记王广良有交集,但让大罗村村民不能理解的是,为何这些充当保护伞的贪腐官员都已落马,而一个小小的村官王广良却仍能通过变相控制国企资源,联合当地政府部门通过扶贫等专项项目发着不易之财、欺压着当地老百姓?!

对此,媒体深表关注,并将跟踪报道。

原文链接:http://bbs.cndeaf.com/thread-474986-1-1.html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创世纪周刊(www.csjweek.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China a century weekly is a national, comprehensive, high grade information media
    中国で最も影响力の周刊ポータル 百度统计
    .QQ:1193639933,邮箱:1193639933@qq.com 信息产业部备案: 苏ICP备10208397号-1
  • 新闻联盟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