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 >> 内容

浙江台州:省级龙头花木企业惨遭毒手谁是幕后黑手?

时间:2020/5/19 9:08:18 点击: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台州市路桥区政府

本站讯 前不久,媒体接到群众的实名制举报,声称浙江省台州市路桥区,一个已有二十年历史的省级龙头企业,惨遭腐败分子的扼杀,他们勾结社会上的不法分子,置国家的法律法规于不顾,对龙头企业的花农大打出手,使该企业无法经营,广大花农苦不堪言。2020年5月10日,记者一行来到台州市路桥区亭屿村深入调查采访,核实全部经过,并收集了大量图片、录音、视频资料。

                         花农代表的求助信

5月11日上午10点半,台州市路桥区亭屿村村委会主任陈玉顺接待了记者,并介绍了该村2000年至今20余年的发展历程,同时提供收集到的大量图片、视频资料。

据陈玉顺介绍:2000年以前,该村村民大都从事废旧机械拆卸,废机油,重金属,洋垃圾废弃物污染了近千亩的土地,根本无法耕种。2000年,前任路桥区区长王茂林组织领导大家,招商引资,改变思路,变废为宝,在这片极度污染的废弃地上奋发崛起,从广州引进花木种植,广大村民众志成城,同心同德,短短几年的功夫,就使原本嗅气冲天的废弃地上百花吐艳 四季流芳,一个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并重的新气象在这里萌生,在这里崛起。2004年,该村被台州市政府授予台州市绿苑艺场省级农业龙头企业的光荣称号,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协作单位,省级精品花木园基地等。殊多荣誉吸引了电视台,各家媒体争相报道,亭屿村的龙头企业倍受省、市级领导的赞誉和广大群众的好评,它像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台州市的大地上。

然而好景未能持久,从2019年至今,现任台州市路桥区政府和峰江街道办事处个别人,出于利益的驱动,竟然知法犯法严重渎职,对这样好端端的龙头企业大打出手,利用他们手中的权力,寻找种种不成理由的借口,粗暴干预扰乱花农们的正常种植经营,强行拆除经营房屋50余间,被拆除的房屋分文不给赔偿,不计其数的大棚胡乱图画了“拆”字。这些经营房子和大棚都是上届领导统一为花农规划建造的,便于花农种植经营管理。被强行拆除后,现在花农们已经无家可归;企业大门设障被封,被随意停水、停电、堵截道路,不让经营花木的车辆通行,一些保安被指派在此越权指手画脚……

被逼无奈的花农们一次次的向村委会反映,向街道办事处、区里、市里上访,结果是官官相护相互推脱,有的信口开河,花农毫无办法。陈玉顺十分同情大家,也多次找上级领导反映群众的心声,先后找了峰江街道办事处的王国玉书记、农办副主任黄宗泽、路桥区组织部缪部长等等,他们回答说:“你别管此事!”可是,面对这样大的事,村主任能不管吗?

一位退休的前园林局老干部(科长)柯某某对亭屿村龙头企业的变迁十分清楚,对当初区长王茂林领导下亭屿村引进种植花木辉煌时期的情况和现任领导肆意扼杀龙头企业的做法了如指掌,他也曾经诚恳的向领导反映大家的愿望,但是对方的回答依然是:“你不要管这些事!”柯某某对现任领导的做法十分愤怒,他气愤已极的说: “他们简直比黑社会还黑!”

……….

                  大 门 被 封 (经营车辆无法进出)

                 道路被堵截

                 村委会主任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保安在“跨界违规执勤”。

花农的生意遭受极大损失,精神上受到摧残,个个义愤填膺,人人怨声载道,省级农业龙头企业被蒙上了一层阴影,失去了往日的光环。

花农们说:他们是按照前任政府的要求签订的协议,立了合同,这是受法律保护的,这些合同,协议却被他们单方面撕毁肆意践踏,这是犯法行径,必须追究!

            续签合同日期:2014年8月——2029年12月,承包期15年。

采访中,花农们告诉记者:2016年,上级补贴龙头企业的种植户90万元的款项,却被区政府、办事处领导克扣了,直到花农多次上访,他们才答应分三次补给花农,一次补贴过后,花农问:下面的60万元何时能给?回答说:“政府何时有何时再给!”至今又已过4年了,此事还是杳无音讯,难道这些领导不知道专款专用的道理?显然,这批款项已经被挪用了或者流进了个别人的私囊。拖延给付和挪用公款是一种违规犯罪行为,尚若花农不上访,这批钱会到哪里去呢?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现任区政府和街道办事处的干部如此处心积虑?明知是违法行为,却硬要拼命扼杀前任领导精心打造的样板——省级农业龙头企业呢?我们不妨认真看看黑幕中的丑恶表演:

2019年,个体爆发户周万春,不惜重金收买路桥区政府个别腐败领导,作为自己的保护伞,以巨额资金建造了所谓的“台州花木城”,据悉,建造花木城占用基本农田43亩有批文,但是将近400亩基本农田被用于大棚建造却没有批文,道路硬化也是不允许的,这是不折不扣的渎职和违法犯罪行为,谁如此大胆?到底是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为周万春作保护伞?有关部门严重不作为甚至渎职庇护犯罪行径必须追究!那位领导大人知法犯法行为更要追究。

再看看利益熏心的周万春的暴利行径,因周万春急功近利,严重违法违规经营,所以屡遭惨败。2019年5月、10月、2020年1月,三次招商过程中,他分别以每亩每年18万元,16万元 ,5万元的租金向外出租,却均以惨败而收兵。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

1)十分昂贵的违法租金违反了市场规律,没有人愿意租,亭屿村花农签订的协议合同时是:第一年每亩地租金1000元,第二年每亩地每年2000元,第三年每亩3000元。而周万春开的价却是天文数字,所以遥遥无期未能如愿。

2)租金的制定倘若不经过物价部门审批都是非法的,必须追究物价部门的渎职罪,追究周万春的违法犯罪责任,追究周万春的幕后屁护者。这是周万春非法暴利运营的必然,自食其果。

3)没有眼光盲目投资,一个小小的台州,有多少承受能力?市场饱和度是多少?原来已经有20年历史的近千亩龙头企业花木园,繁华似锦的经营着,暴利熏心的周万春又重新非法建造一个台州花木城,形成了恶性竞争恶性循环,他懂吗?

记者随意拍摄了周万春台州花木城的摊位,绝大多数摊位没有租出去,个别租出的摊位客户人员稀少,有的空无一人,萧条冷落。

                 投巨资建造的花木城大楼

                 客户在哪里?老板在哪里?

周万春招商失败后,马上把目标集中在亭屿村龙头企业的花农身上,他不择手段串通路桥区政府和峰江办事处的个别领导为其作保护伞,又让一些人充当一只只伸向善良人们的打手,通过政府的权利,妄想搞垮龙头企业,把龙头企业的花农驱赶到他非法新建的“台州花木城”,被周万春所用,这便是龙头企业惨遭厄运的真正内幕。黑手是谁,不言而喻。

对于事态的发展,媒体将密切关注。记者在此呼吁全社会,积极为前任领导精细打造的龙头企业鸣锣开道,保驾护航,还龙头企业里广大花农一个公道,使得不法分子腐败分子伏法认罪。对于此事,媒体将跟踪报道。(记者原野)

原文来自法制与社会网,链接:http://www.fzyshcn.com/inve/C636328WS6Y.shtml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创世纪周刊(www.csjweek.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China a century weekly is a national, comprehensive, high grade information media
    中国で最も影响力の周刊ポータル 百度统计
    .QQ:1193639933,邮箱:1193639933@qq.com 信息产业部备案: 苏ICP备10208397号-1
  • 新闻联盟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