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反腐倡廉 >> 内容

女居士被“释养玄”骗房骗车,还被殴打辱骂,这是真出家人吗?

时间:2021/12/1 10:39:06 点击: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居士】(20210929)一位女居士说无意间看到二贤法师的举报材料,才知道僧人犯戒这种事是可以举报甚至反抗的,从而人生中才有了一丝光明希望与活下去的勇气。她和另一位女子也曾想过在僧团内部举报释养玄,但去到山西临汾市乡宁县多宝灵岩禅寺时被告知释养玄已经不属于此寺院了。投诉无门之际,她们还想过去中佛协投诉,但后来没能成行。

以下是和受害女居士的微信对话:

〖受害者〗您先看看这个,这个是释养玄那个群里学习的截屏,里边那个叫“自在”的居士是居士头儿,就是帮助他给其他居士们洗脑,是释养玄的骨干。

就是很有水平、很有文化的包装来包装养玄法师。群里的学习内容是学习他的偈子。这么多年,他们把他包装成开悟的阿罗汉、大圣贤人,是逐渐包装,就是很有文化的那种,让人不知不觉被忽悠进去了。

〖我〗这位“养玄法师”是哪个寺院的?

〖受害者〗释养玄,现任山西省临汾市乡宁县多宝灵岩禅寺监院。

〖我〗这个寺院是正规寺院么?有宗教活动场所批文么?有在当地民宗系统备案么?

〖受害者〗是正规寺院。他那的住持叫悟宣法师,因为悟宣法师在古观音禅寺任职,然后这个多宝灵岩禅寺没人打理,悟宣法师就把这个寺院交给释养玄了。

几张图片是他在东北哈尔滨阿城区华园精舍时拍的,后来华园精舍被我们举报后,当地宗教局就把这个华园精舍给取缔了。但当地宗教局里有个他的“护法”提前给他通信儿了,他就提前跑掉了。

〖我〗他是否崇信“藏传佛教”?他修密法么?

〖受害者〗他在群里头带动我们批判藏密,批判“四皈依”,但是呢,他做的就是让我们“四皈依”,只是名词上不这么说。他把那个他讲堂的三尊佛像都撤了,挂个牌子叫“温顺服救”。大家去讲堂看他的时候,都冲“温顺服救”那几个大字儿磕头。

〖我〗他平时给你们讲什么经?他念佛么?

〖受害者〗他不讲经,但他讲念佛。他没有讲过《阿弥陀经》什么经的,他就是往那儿一坐,大家围着他,他就开始讲念佛怎么好。

他到底有多少钱我不晓得,只知道他很有钱。像在庙里,有人还把之前的房子卖了,把卖房子的钱供养了。我在阿城的时候也听说过有几个(不止一个)女众卖房子供养他。

材料里面提到的哈尔滨“华园精舍”已被阿城宗教局在今年4月取缔。精舍的房子、佛堂、佛像都还在,养玄人离开了。

〖我〗可直接向黑龙江省佛协举报试试看。黑龙江省佛协会长手机号136……,秘书长130……

〖受害者〗试过,没有回复,并且养玄在东北没有踪迹了。他现在的公开身份在山西的多宝灵岩禅寺,人不在庙里。

附:证人证词

本人孙*(法名:智*)于2017年经过寺庙法师介绍认识了出家人杨春武(法名:释养玄)。

从2017年至2019年期间,杨春武打着佛教的旗号,以建设佛教安养院的名义骗取金额,并声明不接受男众,只招收女众弟子以便服侍他的日常。以温顺服救为名,天天在各地建立的学习群为众弟子洗脑。一旦有人认识到被骗离开,便遭受到非法手段恐吓打击,故令生活状态非常不堪,更有甚者精神恍惚,抑郁成疾。

从2017年至2019年期间,杨春武骗取本人钱财共计140万人民币和一辆36.6万元的SUV汽车。期间杨春武让我为他修建房屋土地,钱财出入让我统计,经那段时间的资金流入统计,加本人和其他人的金额高达400多万。当知他的为人如此下劣,并非修行导师,我毅然决然选择离开。为此我也遭受以他为首的跟随他的众信众严重的打击,至此导致自己及家人心身受挫,不能正常生活。

2020年9月期间,本人在他的诽谤及谩骂声中,去往山西试图当面理论,并想讨回遗留在山西云丘山多宝灵岩禅寺的车辆。我们看到了车辆在寺庙的院子里停放,所以立刻报警请派出所人员前来讨回车辆,不料他们恶意将车辆藏匿并恶语相向。

事情已经过去快两年,车辆已经一年未审车,却依旧在路上行驶,车辆违章都发送到了本人手机上,却一直没有人去处理。

以上都是本人所述,字字属实!希望有关部门尽快解决。

证人:孙* 时间2021-2-18

{编者注:考虑隐私,此公开发布文删节了一些内容}

【贤佳】(20211011)我将举报释养玄的材料发给中佛协教务教风监督委会会主任H法师,他说具体工作发给佛协教务部。我发给佛协教务部电子邮箱,几天没有回应,给教务部座机多次打电话没人接。我发短信给佛协教务部主任,没有回复,给他手机多次打电话,都没接。再汇报给H法师,也不回应、不接电话。可能中佛协教务教风监督委会和中佛协教务部不愿管或不便管此事。

(20211014)我前几天将举报材料发给了*邮箱,没有回应。我昨天给*干部发短信报告此事,没有回复,今天给手机打电话也没接,可能也是不方便管或不愿管。我考虑直接质问释养玄,您看怎样?

【居士】好的。

【贤佳】(20211014)我是释贤佳,冒昧打扰您了!有居士提供文稿《女居士揭露“释养玄”恶行》(如上一),请您看是否如实。

【养玄】上面的举报信以前都是匿名。这次有了实名举报,这样我会依法追究。信中的污蔑歪曲都是他们被追究的证据。那个叫智*的现在山东正被起诉,涉及诈骗等内容。感谢法师提供了信件内容,我已经保存收藏。等案件有了进展会及时向法师汇报。

【贤佳】那材料中有她与您短信对话的截图,是否没有这样的对话,完全是她伪造的?

【养玄】以后会通过正规途径去追究,暂时不做解释。

【贤佳】那就不定说是伪造的。材料中还有群聊记录和信徒文章截图,是否也不能定说是伪造的?

(20211015早晨)将她给您的财物适当退还给她吧!

(中午)不愿意吗?或有什么顾虑吗?

按戒律,居士供养僧人、僧团财物,后悔而索还时,僧人、僧团宜退还给居士。若已耗用或散失,则宜另外募化以补还。

(20211016上午)您这样的态度,我公开发布,让大家品鉴吧。

【养玄】你是谁?我说过了,正在通过法律解决。何必参与这样的威胁行为?你或许是一位想主持正义的法师,就更应该客观了解情况,而非以这样的威胁行为参与。

【贤佳】我是释贤佳。您如果内心坦荡,为何不回答我问的简明基本问题?按戒律,有居士举报比丘破戒,接受举报的比丘有责任查问虚实,被查问的比丘不应粗率拒绝回答,否则犯戒。

【养玄】法官尚且听取各方意见,最后依据法律条款说明裁定。你上来就帮着要钱,又是什么态度?劝你不要一时糊涂,听信了无根诽谤,造了罪孽,昧着良心说话。

【贤佳】我现在就是询问、听取您的意见,而先前问您的问题您粗率拒绝回答。提请您退还财物,是好心建议,供您参考,且并非“上来就帮着要钱”,我先问了您的两个简单基本问题,您为何不回答?

【养玄】现在还不是僧团举罪的时候,也不可能这样一对一的问答。情况现在正在依靠法律进行中。

【贤佳】按戒律,先比丘私下查问虚实,依戒律判断。不能判定时,然后僧团集众审问虚实。

【养玄】无根诽谤,寻求法律解决。

【贤佳】“根”有三:见根、闻根、疑根。她说的内容没有任何见根、闻根、疑根吗?她没有供养您汽车吗?您有退还吗?按戒律,“无根诽谤”,也应比丘、僧团查核虚实。比丘戒有专门的戒条是关于“无根诽谤”的,有说先寻求政府法律解决吗?

【养玄】与对方的截屏以及聊天记录,我同样保存收藏,现在当然不能展示给法师说明。包括收集对方的语音记录都是他们触犯法律的依据。

【贤佳】我没有要您收藏的证据,我是要您如实回答简单的基本问题。我先前问您的几个问题,我再重复一下,请您简明直答:那材料中有她与您短信对话的截图,是否没有这样的对话,完全是她伪造的?

【养玄】请你先具体介绍一下自己的身份、主持道场、能够代表僧团的依据。出于尊重所以和你交流,

【贤佳】我是释贤佳,2004年4月在北京龙泉寺剃度出家,2004年12月在福建太姥山平兴寺受大戒,曾任北京龙泉寺都监,后举治释学诚,离开北京龙泉寺。

【养玄】好的,相信法师的这个介绍。目前情况正在山东依靠法律进行中,我会安排时间和法师面谈。知道法师的故事,相信法师能够正确处理。

【贤佳】我近年不方便见面。如果您确实是清白坦荡的,请简单直明回答先前询问您的几个问题,否则您自显不坦荡、不清白。问题我重复再问一次如下:那材料中有她与您短信对话的截图,是否没有这样的对话,完全是她伪造的?

【养玄】如果不是坦荡,不会要求和法师见面。等法师有时间,我来北京,见面详谈。

【贤佳】我先前所问问题,如果您清白坦荡,可以简单几个字回答,不必劳烦见面回答,且我近年不方便见面。

【养玄】法师是知道的,法庭上的证据应该保护,所以不方便提前透露。请法师耐心等待,案件有了进展,会及时相告。

【贤佳】我没有问您要证据,只是请您简明回答基本问题。我问最后一次:那材料中有她与您短信对话的截图,是否没有这样的对话,完全是她伪造的?

【养玄】关于那个女居士,多年被抑郁病魔困扰,烦恼起来难以自控,常常半夜三更打来电话诉苦,居士间的是是非非,还有家庭的困苦烦恼,孩子的种种问题。我完全可以不接电话,好好休息,可是出于慈悲,半夜三更的也接起电话,耐心劝导安慰。这样的辛苦付出,却被一点点的不如意就反目成仇,完全忘记,而且把师父看成仇人。房子的问题,法治时代谁还能霸占谁的财产?大概只能和法师交流这些,具体情况,有机会见面详谈。

【贤佳】您何以说她是“不知羞耻的畜生”“一只将要死去的母狗”?不是妄语、恶口吗?

【养玄】苦口婆心地讲明白了各种道理转身就忘,而且对师兄们说话刚强狠毒,辱骂老居士,气晕倒自己的母亲,送医院抢救。我作为师长,骂了几句严厉的话,无非希望她能够转恶向善,她便怀恨在心,反目成仇。

【贤佳】她是人,您说她是畜生、母狗,不是妄语、恶口吗?

【养玄】好了法师,大概情况就是这样,更多细节不便多说。

【贤佳】您妄语、恶口,不认错、忏悔吗?

(下午)您的弟子说您是罗汉,或说您是乘愿再来的菩萨,是您告知他们的吗?

(20211017早晨)这是“疑根”,涉及您犯大妄语,应明确直答,不应拒答。

(上午)您这样拒答,是犯戒的。

(下午)您不愿私下回答质询,那我公开发布,您公开回答吧。

【居士】孙*居士说:“2017年起杨春武让我在山东为他改建所谓的以‘抱团养老’为噱头的佛堂,并且让其他居士把款项直接汇给我,每笔钱的进出项和剩余我都一五一十记录并且将剩余归还。2020年本人不再‘供养’杨春武,他的居士便将我告上法庭,让我退还其中25.38万元,经过官司,他们败诉。”

另一位居士提供资料: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原文来自微信公众号: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1MzA4MTQ1Nw==&mid=2247493026&idx=1&sn=ba285222e8f91a32c30694444520a089&chksm=fbfaeabccc8d63aaab33ab7bb6664e376ebae44116b50d183f545e532b86a857268e28035ad5&mpshare=1&scene=1&srcid=1126GY6VUoDTu3TU6zRY4TLS&sharer_sharetime=1637975738565&sharer_shareid=40860fa8763c0a73831c8a835406d222#rd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创世纪周刊(www.csjweek.com)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China a century weekly is a national, comprehensive, high grade information media
    中国で最も影响力の周刊ポータル 百度统计
    .QQ:1193639933,邮箱:1193639933@qq.com 信息产业部备案: 苏ICP备10208397号-1
  • 新闻联盟成员